位置:主页 > 台海形势 >

为减少国际上的反对之声

编辑:大魔王 2019-04-14

【图片声明:图片来源网络,如有侵权请联系作者删除!】

  摘要:1958年爆发后,美国意识到为中国沿海岛屿而卷入战争、甚至核武,依然是个不得的议题。而在1954-1955年的中,美国已有借助联合国的失败经历,重启中美大使级会谈成为美国不得不求助的解困之道。为通过会谈实现停火,美国不断要求克制,防止其自行报复,同时不顾方面反对而停止护航。在此过程中,美台分歧经而公开扩大。为使转变“好战”角色,杜勒斯携五点要求赴台。蒋介石接受要求,在联合公报中宣布不再凭藉武力返回。中央审时度势,改变中美会谈和解放策略,呼吁蒋共同抵制美国“”的图谋。而蒋根本也未打算坚守公报中的承诺。两岸在一个中国立场上取得默契。

  1955年以后美国方面“划峡而治”、“”的论调受到中央重视。1957年12月因美方试图降低中美大使级会谈的级别而致会谈中断,且经中国几度催促更换会谈代表恢复谈判而无效,中美关系僵持。1958年夏,“”运动在中国方兴未艾,国内干劲高涨,而中东局势出现紧张[①]。在此背景下,等中央领导人决定再次炮击金门。[②]1958年8月23日,福建前线个海岸炮兵营向金门开炮,第二次爆发。[③]

  9月发生的第一次时那样,美国的第一反应都是高度,配合强硬声明以示;严阵以待,并准备在紧要关头核武器。

  8月23日,美国国务卿杜勒斯(John Foster Dulles)给外委会摩根(Thomas E. Morgan)一封信,指出沿海岛屿和岛的联系变得更加紧密,互相依靠的程度有所增加。任何人要是设想中国人试图用武力改变此种状况,并在目前进攻和试图征服这些岛屿或许是有限的军事行动的话,那是十分的。[④]25日,美国总统艾森豪威尔(Dwight David Eisenhower)召集有关高层举行会议讨论海峡局势问题。艾森豪指出,美国实际上正一步步接近《决议案》[⑤]的核心问题。[⑥]会后,参谋长联席会议致电太平洋军区司令费尔特(Harry Donald Felt),下达从太平洋辖区抽调部队加强美国对台防御力量、在沿海主要岛屿受到严重时支援军队等命令,并提醒要做好在战争发展到一定阶段时使用核武器的准备。[⑦]

  “紧密不可分割”的。正是中华人解放运动的美帝国主义者才“构成这个地区的和平的”。[⑧]28日,针对北平转播的福建前线“对金门的登陆已经迫在眉睫”的表示,美国国务院发布声明,强调事明杜勒斯给摩根信件中的看法是正确的。[⑨]

  29日,艾森豪威尔再次在白宫召集关于海峡局势的会议。副部长克沃尔斯(Donald Aubrey Quarles)首先指出,目前解放军对金门、马祖的炮击是第一阶段,是有限的军事行动,尚未有明确意图表示他们要占领金马。如果大规模进攻沿海岛屿,那就是第二阶段,就要考虑美国部队加以协防。如果人将区域扩展到海峡以外或直接进澎,那就是第三阶段,总统就该就使用核武器问题做出新。[⑩]

  1954年,美国主要关心的是岛和澎湖列岛的安危,而1958年,美国却不得不关注更多的“外岛”。第一次中,美国为应对危机,策划并运作由向安理会提出海峡停火案。并在停火案困难后,又想谋求与中华人谈判解决问题,收回不久前关于协防金门、马祖的承诺。美国国内及国际更是几度掀起讨论“”的热潮。蒋介石认识到自立自强的重要性,下定决心整顿内部、加强实力,“准备独力应战以求自立,则国际无所施其技”。[11]自1955年,不顾美方反对,大力增强“外岛”的防御力量。方面将防御重心之相当部分移至“外岛”的行动,使这些岛屿就有了过去不曾有的重要性,成功牵制了美国的注意力。到第二次时,由于将三分之一的军事力量用在了澎湖以西的沿海岛屿,杜勒斯、艾森豪等人只得放弃1955年4月时对于“外岛”应为“前哨”而非“要塞”的定位,[12]均认为“外岛”已成为谋存之地,它们与台澎的联系已较以前更为密切。[13]

  8月25日的会议上,代理国务卿赫脱(Christian Archibald Herter)指出,会议应首先搞清楚哪些岛屿应被包括在内。他认为金门的两个主要岛屿及马祖地区大些的岛屿,也就是那些投入了很大防守力量的主要岛屿,应被包含。这一意见获得众人赞同。同日,在致台北“”的138号电报中通报了这一决定,但说不要和讨论这一问题。9月2日,在致台北的172号电报中,这些岛屿被明确为:金门、小金门和马祖地区的高登、北竿塘、马祖山、西犬岛和东犬岛。[14]

  二战后,随着冷战拉开序幕,美国为拥有更多的战略点和范围,在许多地方都有别国内政的表现。集团退台后,美国在海峡中国统一的活动本不具有正当性,历来为国际特别是中苏所诟病。为减少国际上的反对之声,美国不得不在扩张霸权的同时尽可能保持低调,尽可能不,并尽可能地表现出克制与“”。另一方面,为保持与苏联抗衡的能力,美国也需要将盟国的意见放在相当重要的。力图避免明显的侵略姿态与兼顾盟友态度是美国在较长时间内在“外岛”问题上政策模糊、无法决断的重要原因。

  在此情形下,核武器在为美国提供了强大的后盾与保障的同时,也着美国的行动。美国是最先成功研制并使用核武器的国家,也是1950

  [15]之一。核武的强大威力使美能够在危机一经发生的时刻即向红色中国发出核威慑,但又不得不再三考虑倘若使用核武的后果。若美国直接插手台海军事行动,战争势必扩大,核武将会成为最终的手段。然而,大多数美国只是把沿海岛屿看作两个“遥不可及的小岛”,“根本不值得打一场核战争”。美国不愿意支持自己的在这一情况下采取任何有战争倾向的行为。[16]并且,如果使用核武,临近的国家和地区便会受到影响,日本、菲律宾及亚洲其他国家均会有所波及。虽然决策层中的部分人,如海军上将勃克(Admiral Burke),仍然核武器是最后的不能一意回避的打击手段,否则,一系列的连锁反应可能会使美国在十年内整个世界(资本主义阵营)。[17]但,核武器可能会带来的严重后果也被反复强调着。负责政策计划的助理国务卿史密斯(Howard Alexander Smith)认为,如果使用核武器,美国的行动可能亚洲的日本、菲律宾等国进一步中立,并最终向。[18]杜勒斯则转达驻日大使道格拉斯·麦克阿瑟二世(Douglas MacArthur II)的意见,指出若美国用核武“外岛”,日本或许会要求美军撤出日本,最低限度也会要求美国停止从日本的获取任何形式对沿海岛屿的补给。勃克上将亦认为,中断日本方面的补给将是个严重的问题。[19]总统艾森豪威尔的意见则在8月29日在白宫为海峡局势而召开的会议上已有表示,他赞同克沃尔斯提出的在大规模进攻金马情况下仍要避免使用核武器的看法,并指出,最好在紧急情况下也能不使用核武器。毕竟美国是冷战中的主要目标,应避免给以侵略口实,起码在目前阶段应由方面发动。[20]

  同时,艾森豪威尔还在为作战可能面临的困境担忧。红色中国幅员辽阔,军事分布广泛;而美军在海峡的作战只有有限的可用。他的脑中盘旋着一个问题:如果中华人使用远离海岸的阵地对进行夜间轰炸,美军的处境会很。[21]

  1955年那样平息下来;但如果认为美国只会在出现重大进攻情况下干预,那么他们会用轰炸和让进攻保持为一种逼近的,这种状态的持续,当地的防御力量也会因士气衰落和补给不足而崩溃。[22]总之,参谋长联席会议已得出结论,这些岛屿不能防御,并且可能对防御和澎湖列岛没有用处。艾森豪也做好了放弃金门的心理准备,虽然他认为目前阶段还不能公开这么说。[23]

  4日杜勒斯在罗得岛新港发表了一份声明。这份声明原本准备由艾森豪发表,并由总统本人修改和批准过,但为谨慎起见,决定由杜勒斯发表。这样,艾森豪可以观察其引起的各方反应,进行进一步说明和补充。声明表示,美国已意识到“确保金、马的安全越来越与紧密相关”。提到曾授权总统根据及东太平洋地区利益需要而调遣美队,指出,目前总统“尚未发现有必要或应该根据决议案调遣美国武装部队来”,但一旦总统认为有必要,他会毫不犹豫地行动起来。[24]

  就在声明发表之前,中国发表关于领海宽度为十二海里的声明,并指出:“这项适用于我国的一切领土,和澎湖地区仍被美国武力侵占,这是我国领土完整和主权的非法行为。我国有权采取一切适当的方法,在适当的时候收复这些地区,这是我国的内政,不容外国。”[25]

  [26]但还是在随后的声明中表示出对于和平方式解决台海争端的期望。在“有克制地”威慑之后,声明的结尾指出美方一直努力争取在地区达成“除自卫以外双方互相放弃武力的宣言”,到目前为止仍有此希望,“除非中国人的行动令我们别无选择”。[27]

  新港声明的最后一段的出现是有历史背景的,那就是第一次后不久开始的中美会谈。中美大使级会谈自1955

  

台海形势

  8月开始,中方代表是驻波兰大使王炳南(后由续任驻波兰大使王国权担任),美方代表是驻捷克斯洛伐克大使约翰逊(Ural Alexis Johnson)。1957年12月,美国以大使调任为由,不具大使身份的参赞马丁(Edwin W. Martin)为代表,降低会谈级别,致使1955年开始的中美会谈中断。中国方面在1958年1月14日和3月26日一再催促美国派遣适当级别代表,以恢复会谈。但遭到冷漠回应甚至是无回应。原因在于杜勒斯等人认为会谈对美国来说并无多大好处,因而约翰逊调职恰恰是不再谈判的好机会。[28]1958年的金门炮击再次将美国推至两难境地。核武是美国的杀手锏,但这剂猛药将会带来巨大的副作用,不到危急关头美国不想轻易尝试,而海峡的“外岛”并不能带给美国足够的危机感。同时,美国和的主流也在反对为“外岛”而承担义务和风险。[29]第一次时美国为摆脱两难选择亦曾精心策划停火案,但未能达到预期效果,最终只得不了了之。这一次,似乎只有重新回到谈判桌才是化解困局之道。于是在新港声明中美国向伸出了橄榄枝。尽管在声明的前面大部分内容中,美国有许多看似强硬的,但最终给人的感觉,与其说是,不如说是借之机善意。

  6日,中华人国务院总理发表《关于海峡地区局势的声明》,表明“中国人民解放自己的领土和澎湖列岛的决心是不可的”立场,并回应美国愿意恢复会谈的表示,声明“为了再一次进行和平的努力,中国准备恢复两国大使级会谈。”[30]

  的声明立即引起美国高层的关注。艾森豪立即召集国务卿、财政部长、长等人开会。杜勒斯向出示一份草拟的总统对上述声明的评价,请众人提出意见。艾森豪威尔特别提出,应加入具体而明确地接受谈判提议之语,从而使美国在此问题上处于主动地位。[31]8

  日,国务卿召集各相关的助理国务卿和法律顾问探讨恢复中美会谈问题。杜勒斯提出,虽然不该运用武力夺取从未在他们治下的岛屿,但也落下了,确实利用这些岛屿了厦门和福州港口并了。如果美国重回谈判而只是重提过去的主张,要求放弃武力,不会使世界满意。他提议,如果让双方指出哪些行为在对方看来是挑衅行为,从而尽量避免,这样的做法或许有用。而这样的目的其实是为试探中方的真实意图,以便利用。

  “我们绝不使用武力解决分歧,除非为抵抗侵略和我们的切身利益而如此”。继而在阐述形势后,提出“外交手段能够且应该找到一个出”,美国“迫切需要做出安排以实现停火,且为和平解决铺平道。”[33]15日,中美大使级会谈在华沙复会。

  第二次是在中东变乱情势下发生。二战后,美国积极向伊拉克渗透,将其变为遏制苏联的。1958

  7月14日,伊拉克发生军事,伊共也参与了,的费萨尔王朝被。变局发生后,趁乱的想法萌动。蒋介石对声称,俄共伊拉克成功,意味着美苏阵营在中东均势全破,“世界必须以间接报复与主动渗透”为对策。[34]8月3日,中苏发表公报,认为美英帝国主义者还把侵略军盘踞在中东,加剧国际紧张局势,要求“制造战争的美英侵略军队立即从黎巴嫩、约旦滚出去”。[35]公报一经发表,蒋经国立即前往面见蒋介石,告其解放军在即,“如能有效立策,则为我复国唯一之良机亦即来临矣”。[36]蒋氏父子有借机造势、趁乱之意,但因美国有自己的分析和对策,未全信方面的夸大陈词与宣传,故令心愿未能遂意。

  蒋介石有“”,希望拖美下水,这一点美国方面始终了解并小心地提防着。第二次发生前夕和初期,当方面向美国介绍台海情况时,美方的倾向是谨慎分析、强调克制。因感渐显,国际形势不利,蒋召开“”谈话会,讨论如何应对中东变局,并要求为配合军事行动做上之准备。[37]

  A. K. Doyle)[38]表示,将与美方采取一致行动。同时,蒋令“长”叶公超草拟对艾森豪威尔电文,以便引起美国对局势的充分关注。[39]但美方认为已经做出强烈反应,并“为自己的目的过分夸大局势发展”。[40]蒋介石给艾森豪的信同样给人夸大其词的印象。蒋介石在信中:美台共同展示军事实力;美国授权军队对炮兵阵地和海空军实施报复性轰炸。但主管远东事务的助理国务卿帕森斯(James G. Parsons)告诉杜勒斯,看过信后的第一印象是蒋的夸张词汇,美国不应一冲动就答应蒋的,而该仔细审视摆在美国面前的各种可能性。[41]艾森豪向杜勒斯明确指出,尽管这可能对的士气很重要,但蒋介石想用金、马作跳板返回的想法是不现实的。[42]

  第一次后,蒋介石不顾美方反对,向“外岛”增加兵力、加强防御力量,这使1958

  “不慎入瓮”之感。他们认为蒋介石不听美国劝阻,在“外岛”布置重兵,是有意为之,有“请君入瓮”之意,此举是想以岛上重兵的安危牵制美国。艾森豪威尔的评价是,蒋介石实际上是把岛上的士兵变成了“人质”。[43]为塑造一致对共的盟邦形象,美国对外自然没有公开的或是抱怨,但在内部讨论的场合,美国对蒋介石有意加重“外岛”砝码之举是颇有怨言的。

  因此,虽然在解放军对海峡的之下,美国向军队提供了空中掩护与海上运输和补给,但美国始终不同意军队对进行报复性打击。解放军炮击金门次日,蒋介石美国驻台“大使”庄莱德(Everett F. Drumright

  22日美国务院会议讨论结果,表示美不否认采取自卫行动之,但美之立场是:除非敌规模或时机“不得不立刻对采取自卫性报复行动外”,美希望在采取是项行动前,尽可能与美协商。蒋介石指出此种理由无法向解释,若不断被炮击而不作报复行动,士气会受到重大影响。目前至少希望美方发表对“外岛”协防之简短声明,以为吓阻。[44]庄莱德不断地提醒,说人想让美国采取过激行动,以便于拥有美国侵略行为的更有利的理由;人也想以同样方式刺激,若人在沿海岛屿有了挑衅行为,则更便于人进攻沿海岛屿的行动。为避免侵略,方面和美国方面都要备加小心,以维持在中的地位。作为回应,只需让了解到美台有沿海岛屿的决心与实力,他们自会知难而退。而在实力就位之前,应保持耐心,“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进行报复”。[45]

  蒋介石未能通过渲染台海危局而使美国采取直接的军事行动,等来的却是美国加强沿海地区基本军事力量的一些具体措施,不禁感到失望。26

  “只报告其美对我军品补充之决议而不及其他”,乃婉告“此为缓不济急之决议,不能解决当前金门与海峡危机之实际问题”。[46]此时,蒋最希望的是美国不再约束军队军事行动的表示,然而,他未能如愿。尽管已经发生,但美国不认为解放军有攻取之意。既然没到存亡关头,就不能报复,以免冲突扩大而使美国卷入。

  31日,蒋介石接到美复电,美方表示炮击不能攻占金马,因而回避方面要求单独行动、轰炸海空军与炮位的,仅言进攻时军可以追击至其予以打击。蒋闻之,“愤痛无已”。[47]当日,美军协防司令史慕德(Ronald N.Smoot)在庄莱德陪同下,根据参谋长联席会议的授权与蒋面谈,通知其关于防卫沿海岛屿的附加措施,告知美国将于距岸三英哩外的公海上,给予船队掩护及护航,“其程度至协防司令认为军事上所需要者,以及本身未能达成者为止”。[48]会谈中,蒋对美国不对方面对共报复性空中打击进行积极表达了深深的失望与不满,认为美对岛上士兵“不”、“不”,不是一个盟国该有的政策。并请转告美重新考虑这一问题,说,若三天内未获答复,他就不能维持军民士气了。蒋的反应给庄莱德留下深刻印象,认为这是自己见到过的蒋介石在公开场合表现最激烈的一次。[49]

  “外岛不会因敌人炮击行动而陷落”的观点外,蒋要表达的核心内容就是强调他对进攻沿海岛屿的解放军有实施报复性行动的。对军事交通线的行动是军队“正当自卫”所需步骤,而军队却自行决定,此点对士气影响极大,蒋介石希望布鲁克即日便将此点电告华府,请其改度。[50]因没有单独行动的而致面对金门被炮击时的为力,长此下去,他将如同傀儡一样,受到军队、、华侨和世界的。蒋介石说,若真出现一种他无法控制的心理反应,对美国的负面影响不会亚于对自己和对“中国”(指蒋介石集团)的影响。[51]

  然而,不论蒋介石的激愤还是坦诚,仍然未能使美国转度。在美国有关人士看来,蒋介石还是“太过了”。局势并没有如同他说的那样,产生严重后果的影响也并没有出现。旷日持久的无疑会对士气造成打击,但这其中也有军队的原因。美军协防司令部与陆军部长布鲁克都在敦促蒋介石,要求其“”利用海军采取有力行动,打破人对金门的。[52]

  美国不断要求克制的重要背景是华沙中美会谈的重启与进行。根据杜勒斯在会谈恢复之前定下的基调,恢复后的会谈不能只强调放弃武力,这样不会取得任何效果,也不会让国际满意。由于解放军对海峡的,即使在美舰公海护航的情况下金门也无法得到充足的供应。若华沙会谈不能尽快取得停火协议,一个月的时间金门可能就会失守。在此情势下,美国急于向:美国停止被认为是挑衅性的行为,并要求方面的合作,以此换取解放军军事行动的停止。美国考虑作出的让步包括:取消一切护航行动;美国船和飞机不在中国沿海20

  为配合上述意图,约束军队将领在金马前线“不太克制”的表现,以免给中美会谈带来麻烦,9

  8日,美国务院致电庄莱德,他和史慕德向蒋强调“在一切行动之前继续密切的美台协调对我们坚定友好的同盟关系”的重要性。蒋介石已对美方不断要求其遵守条约、保持克制的态度不耐烦,通知庄莱德等人,自己将在乡村别墅思考局势问题,一两天内不会露面。在台海局势紧张之际,此前9年多担任“长”的叶公超被委派为“驻美大使”,此时正准备赴美。行前叶告诉庄莱德,蒋介石感到自己的信誉受到怀疑,其声望正在下属与中降低,请美方在要求其克制的问题上小心对待。[55]

  蒋介石的心理似乎到了一个临界点,为求得充分理解与完全的合作,美国方面不断向方面强调自己不会在华沙“做出任何国益”的立场。但承诺之后,仍然是请理解美国所面对的的公共关系问题,要求其配合美国行动,共同塑造一个“为和平委曲求全”的形象,以求得与的同情。20

  Walter S. Robertson)与叶公超谈话,貌似婉言相劝的话语中带着强势威压,称如果失去美国支持,“要保住自己的地位会难上十倍”。并明白相告,部分所称,方面的强势有助于美国在华沙地位的说法是不对的。目前的关键是要让苏联和表现出战争倾向,为此需停止“轻率或幼稚”的行为。[56]此种“抚慰”显然不能有助于蒋介石控制情绪。随着金门战事发展,蒋以克制配合美国要求。美蒋矛盾转为公开化。

  23日至9月7日,金门没有获得任何补给。此后到18日,在美国护航之下,有八艘船到达了金门。第一艘未受,卸下300吨补给;第二、三艘未能卸下补给;后五艘每趟卸下25-75吨补给。而金门每日需要700吨的物资供应,9月18日之前的20多天送到的补给,还不足它一天的消耗。金门炮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岛上储备已消耗掉1.7万吨,剩下的食品、弹药及其它必须品仅购维持不足一月。[57]

  11日,往金门运送物资的三艘船舰抢滩不成,蒋介石焦虑不已,决定次日前往澎湖巡视前线。此时金门已被三周,油料至20日即告用尽。蒋介石巡视前线后美国,如下周再不能打破,即将面临关头,军队将采取固有之自卫权,以空军后方交通线]

  金门与大胆岛、二胆岛的情形艰危,蒋介石开始对发声,公开发表自己与美国不同的见解,此举给美国造成了一定困境,也将美台之间的矛盾曝于面前。16日,蒋介石美报记者阿索浦,称美国不能妨碍行使自卫权轰炸。

  日,蒋两度太平洋区美军总司令费尔特(Harry D. Felt),提出只有美立即参加空运任务才能局势。费尔特表示要请示,而蒋认为其并无诚意。[60]29日,蒋介石会见中外记者,到会记者80余人,这也是三年半以来他举办的第一次记者招待会。针对艾森豪在11日关于台海局势中提出的“使这外围岛屿不会成为困扰和平的根据”[61]一语,蒋介石提出“金、马诸岛并不构成所谓和平的障碍”,“台海和平的,乃是海岸及沿海岛屿上的,而不是我们的金、马”。关于金门岛,蒋介石宣传“对于当前国际们所谓‘中立化’,以及减少或撤退其驻军的各种主张,决不理会”,“战至最后一个人,流至最后一滴血,亦决不放弃金门群岛的寸土尺地”。在蒋看来,自己已经为配合美国而进行了克制,当被提及“是否以金马诸岛为的”时,蒋以“我们的,是全在之上”作答。[62]据蒋自记,自己“自动的不以金马为之,免其为难,并暗示予其合作之意”。[63]不可否认,死守金马确实是蒋介石的,但在此关头对中外记者的宣誓显然有违美心意,陷美于被动之中。

  中国”回到时,杜勒斯明言:“这是一个假设成分很大的问题”,“完全取决于上发生什么事情”,并进一步解释说,自己认为若非发生某种或叛乱,“只靠他们()自己的力量,他们是不会回到那里去的”。进而,杜勒斯强调美国没有沿海岛屿的任何法律义务,如果海峡有了比较可靠的停火,在沿海岛屿保持这批为数不少的军队就是“愚蠢的”。这种停火不一定要形成书面材料,如果只是事实上的停火也是可以的。若停火时不撤退而等到被时退却,“不是一个明智的步骤”。杜勒斯表示不想暗示方面同意美国的意见,但已同他们进行了友好沟通。接下来就是实际执行的问题,美设法就撤出金、马大部分军队的问题与达成协议,至少自己希望如此。[64]

  与杜勒斯的新闻发布相隔不久,蒋介石正好与记者有约。得知此事后,当即表示之意,反对削减在沿海岛屿的武装部队或使沿海岛屿地位有任何改变。蒋介石认为,杜勒斯急图促成停火,认为如获可靠停火,则不宜再置重兵于“外岛”,此点令人难以置信。这与方面的立场完全背道而驰,且与他本人早些时候的态度自相矛盾,听起来不像是他的话。并表示,假定杜勒斯说过那些话,这也只是单方面声明,“没有任何义务来遵守它”。蒋介石力图将金门与美国自身利益联系起来,向记者强调防守金门的军队,也就是防守美国在东方的防线]

  ”秘书长张群表示:“所谓对华政策不变者乃指其最近金门减少军队与中立之政策而言乎?应加注意,仍应予以驳斥。”[67]果如蒋介石所担心,没几日,杜勒斯提议要亲自赴台面商金马问题及应对之策。

  7天的做出回应,令停止护航。饶伯森致电庄莱德,提出既然解放军停止袭击岛屿和补给行动,其逻辑结果就是停止护航,因此无需向方面解释。“不懂回报会使美国在本国和世界面前处于极其不利的地位”。[68]饶伯森的来电自然是有感而发。彭德怀停止炮击的命令发出后,蒋介石竭力劝说美国不要“上当”,不要被“离间”。他对美记者做如是表示,也对美军驻台协防司令史慕德如是说,[69]并嘱美国海军不可退出护航。[70]

  23日,杜勒斯访问。访台前杜氏准备了与蒋谈话的文件,文件指出不能再以“好战的”“内战幸存者”的姿态出现,而应该尝试扮演新角色。为此,需要做到五点:要表现出愿意实现停战;要强调“国民不会试图使用武力重返,除非那里的中国人请他回去,而且这部分中国人有相当数量和可靠的质量”;会避免突袭轰炸、挑衅性举动和飞机飞越上空;不准备利用沿海岛屿发动内战或作为返回的跳板;在停火状态中尝试压缩军队规模而实现更高的机动性。[71]

  在杜氏抵达之前,蒋介石也想好对策,准备:一、重申有“紧急自卫与报复权”,美国不应妨碍“主权之行使”;二、重申金马为台澎及西太平洋屏障,美国须在必要时协防;三、使美国认同长期防卫金马力量之充实;四、力图克制长期炮击与打破对交通补给的阻绝;五、调整金马兵力部署,增强其火力;六、在不引起世界大战与不使美国卷入漩涡的情况下,予更多活动空间和行动;七、若不放弃武力,则美台应共同确保西太平洋安全。蒋介石认为杜勒斯的王牌有:联合国席位和国际社会对美国变更对台政策的要求;而自己的王牌有:随时对进行轰炸报复的,及在宣传下产生的反美心理。对于预期中的杜氏来访的主要用意,蒋介石原本颇不情愿,但

  18日子夜醒后,忽觉金门驻军过多,如俄共使用原子飞弹可以刹那间全部。为避免此种风险,决定对减少“

  至此,虽然二人各怀心事,但其实蒋已在关键的两点上准备做出让步:一是以不引起世界大战为限;一是可有条件接受裁减“外岛”驻军。此二点也是美国最为关注之点。美国方面在借助“外岛”重返等问题上的猜疑,令蒋介石感到美国对他存有,并缺乏信心。为获得美国更多的信任和支持,蒋不得不,说明自己不希望“出现一场为解放的中国人而爆发的世界大战”。蒋介石说自己是个者,如果单凭武力,就是“侵略”,不是,所以在武力之外,还要赢得支持。为表明自己不会引起大战、让美国处于险境,蒋介石不得不接受美方对于不从空中进攻的要求,尽管这一原则对十分不利。

  ”驻军一点,因担心驻军密度过大有风险,蒋也准备提出以原子砲或其他有效武器增防金马为条件,适当做出。[74]

  [75]第一日的会谈杜勒斯仅试探性询问是否发表一份联合声明,蒋介石表示不妥,认为会谈应是私下的。该日没有谈为“

  ”而需做到的五点具体要求,因而气氛还算平和。但22日杜勒斯带来预拟之说贴,内有上文提到的杜氏赴台前准备提出的几点具体事项,蒋介石闻之,认为其重点要“在无形中成为‘’之张本,并要我主动声明颇为可靠停火之安排,无异求和投降也”,“心中痛愤,忍之又忍”。蒋克制未发,未当面严拒,仅表保留态度。但退出后,蒋介石即令“长”黄少谷作拟答大意,表示“宁舍国际与联合国之席次”,也不放弃重返。[76]

  23日,美台联合公报发出。联合公报虽然强调美台在面对金门炮击时并未,而是更加紧密团结,并声明认为,“

  ”,但同时又声明“这个的基础就是中国人民的,而胜利地实现这个的主要手段是实行孙逸仙博士的三义(民族、、民生),而非凭藉武力”。[77]蒋介石公开表示将不依靠武力回到,这是与此前主张截然不同的重大转变,这对蒋来说是极不容易做到的,是迫于形势的无奈变通。杜勒斯在会谈中强调,“世界”的担心蒋介石在事实上采取的政策会引来冲突,可能会将美国卷入其中,最终引致世界大战。[78]要想让继续存在并“充界支持的中国的象征”,就必须摆出不会世界大战的姿态,否则,迫在眉睫的形势是许多“世界的盟国”很快会放弃而站到中华人一边。[79]当时,并不具备以武力的能力,美国不但不支持其,反而小心提防,蒋介石认为与其“拘束于‘武力’而无法实践之口号”,不如做更现实的选择,以此声明暂使美国,从而放宽援助,并使英国、、等美国盟友放松对的紧张情绪。因此,蒋介石接受此点声明,以一时的失望换取对外阻力与美方疑忌的祛除,并认为自己未来的行动不会受限于放弃武力的声明,将来仍会以事实加以。“不凭藉武力”一点在译为英文稿时,被叶公超译成“不使用武力”,两词意义并不相同。蒋介石得知后,“甚表不怿”,但英文稿已经发出,来不及修改。蒋对自己未作最后面核的失误进行了,但又以为此一失误或许令美国更为,于美台情感更为有益,未始不可。[80]关于减少沿海岛屿驻军的问题,蒋介石同意在非战争状态下适当减少金门驻军,这一点获得了美方的谅解。[81]

  ”问题,蒋介石抱定“外岛”地位不能让步决心,终使美方同意在公报中加以体现。两次以来,金马时显命悬一线之态,军民士气低落,这一体现无疑产生了一定的鼓舞振奋之效。对于的五点具体约束和放弃武力的声明自然是其最大的不利,但蒋其实并不想在未来这些约束。他在日记中写道:“五项”消极之说帖的经验,“无论任何国家对我外交均无与信义可言,只有自立自主,如有力量准备完成,则任何公报亦难约束我所应有之主权与矣”。[83]

  “”和“侵略”政策的讲坛,放弃以会谈结束危机的可能性。通过在会谈中的观察,中央判断台海局势及美台关系已有变化。美国想趁机制造“”,要求中华人不以武力解放,并可能要求放弃所谓的“计划”,从金马撤退,以金马换台澎。10月3日至4日的中央局常委会上,等人提出让金马作为“绞索”留在蒋介石手中,通过它们与保持接触,对付美国。[84]随后,令中国人民解放军暂停炮击两日。做出“打而不登,封而不死”的新决策。10月6日,起草《告书》,以长彭德怀名义发表,将暂停炮击的时间延长为7天。13日,再次宣布对金门的炮击再停两周。20日,因杜勒斯访台,为增加蒋介石与美国讨价还价的筹码,打消美国冻结局势的,解放军对金门恢复炮击。

  25日美国务院致苏联及同一阵营的塞尔维亚、波兰、匈牙利、罗马尼亚和捷克外交使团通电,促使使团团长利用合适机会与各驻在国领导人讨论杜、蒋会谈之事。通电中,美国务院特别解读了不靠武力而靠三义回到之公开表示的意义,指出它标志着思维模式的重大转变,“

  ”转为等待“”后再回到的“长远线”。并的想法,指出他们采取的姿态与韩国、南越及的阿登纳类似。美国指出,如果中国人也能采取类似政策,就会在地区出现“和其他被国家一样的事实上稳定的局面”,要求向北平“一切可能的压力”来其军事活动。[85]

  ”在杜、蒋会谈结束时透露,美国打算让打出“放弃使用武力”招牌后,“中国已成为同朝鲜、越南及等的国家属于同一类的国家”。[86]《》等对美国“”的进行了密集而公开的。25日,中华人部长彭德怀发表再告书,指出“蒋杜会谈文告不过是个公报,没有法律效力,要摆脱是容易的,就看你们有无决心。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没有。这一点我们是一致的。美国人制造的,全中国人民,包括你们和海外侨胞在内,是绝对不容许其实现的。”[87]面对国际上关于美国制造“”意图的评价和,杜勒斯辩解道,让克制的决定是根据其它有类似情况的几个国家的经验做出的,既然它们不叫“两个朝鲜”、“两个越南”政策,这个也不叫“”政策。美国与“世界”大多数国家都只承认“”(建立的)为唯一,只在有限的事实基础上与人的打交道。[88]杜勒斯的说法显为,不了美国他国内政的霸权主义和侵略政策,也不了它试图在事实上隔离两岸、使台澎长期成为其东方防务链条中一环的与野心。

  25日,命令福建前线,逢双日不打金门的飞机场、料罗湾的码头、海滩和船只,使大金门、小金门、大担、二担岛上的军民得到充分供应。逢单日则可能会有炮击。以打打停停,半打半停的间歇性炮击方式维持两岸的联系,证明中国的内战状态没有结束,从而抵制美国制造“

  ”的。不场、码头、海滩、船只,仍以不引进美国人护航为条件,若有护航,则不受此限。[89]此后,大规模密集炮击不再发生,仅在单日有小规模射击,1958年落下帷幕。此后,两岸在一个中国的共识上达成某种默契,进入相对平和稳定的时期。1960年代,蒋介石想趁“”失败之机,进行,但因美国反对,仅以几次小的冲突告终。

  1958年炮击金门是有意义的。首先,它促使美国重新回到谈判桌,并留在谈判桌,使台海问题保持为中国内政而非国际问题。其次,它使美台矛盾以公开的形式,使蒋介石更清楚地意识到与美国的分歧,促使两岸在抵制“

  ”问题上达成共识和默契,使美国中国的搁浅。两次相隔不久,且在许多问题上具有连带性和关联性,在一些方面共同达成了上述效果。

  Dag Hammarskjold)为中间人与北平进行了首次接触。1955年复因借助联合国干预台海局势的停火案难以推动,美国与中华人尝试接触,并大使级会谈。1957年因美方欲降低代表级别而致会谈中断后,中方两度敦促重派代表均未收到积极回应。6月30日,中国发表声明,要求美方自该日起十五天内派出大使级代表,否则,即表明美方决心使会谈破裂。[90]即便如此,美国仍又拖延了近一个月。7月中下旬,因伊拉克局势恶化,美国有应接不暇之感,遂通知中方会谈代表王炳南,表示愿恢复中美会谈。并于7月28日,驻波兰大使比姆(Jacob D. Beam)为美方代表。1958年8月下旬解放军炮击金门,继1954年之后再次将美国推入两难境地。在迅速地审视形势后,美又一次得出若有心取得,则美国不同直接对抗就无法使保住沿海岛屿的结论。9月初,国务院情报与政策研究室7794号文件强调,“如果沿海岛屿地位的改变是由于敌人取得军事胜利,而不是谈判的结果的话,亚洲的反应会更糟”。[91]9月15日,中美大使级会谈在华沙复会。

  [92]通过维持大使级会谈,藉以联合国对台海局势的其他考虑,并且将美国留在谈判桌,也有利于使对美保持一份与。而美国因为问题和沿海岛屿问题受到国内外和,需要通过中美谈判和缓解此种压力。因此,尽管中美双方谈判的出发点存在巨大差异和冲突,无法使会谈取得实质性,这一接触方式还是被维持到1970

  1954年的第一次危机中的美台分歧更甚。一个原因就是中央将苏联引入冲突之中。先是在炮击之前,将赫鲁晓夫请至并发表联合公报;继而在台海局势越来越紧张的状态下,苏联不得不出面为中国提供核。[93]

  苏联的公开露面让美国感到核战争似乎更为靠近。以核武沿海岛屿对美国来说困难重重,美国的结论是尽力避免将自己引入不得不使用核武的境地。因而更为谨慎地不让华沙会谈破裂,也更为急切地想表明自己以及并没有挑衅之意。因只能被动应付,即便在美国护航情况下,也无法为金门提供必要的补给。这样的困境使军民陷入巨大的消沉与之中。美国的已有将蒋介石描述为傀儡,蒋自己也感到在下属与中的与信任正在,因而难遏激愤之情。然而,美国有自己的考虑,蒋介石不得不痛苦地接受。屡次表示不满,甚至而无效之后,蒋又同杜勒斯共同声明,“恢复人民的”不能“凭借武力”。蒋之痛苦足证作为大国附庸之害,而这样的经历更加深其对美台矛盾的清楚认识和深切体会。

  1955年蒋介石削减沿海岛屿军队,此后三年,美国认为没有理由指望蒋介石改变主意,只能默然同意其做法。但到第二次时,美国尝到苦头。为避免在被情势下的被动撤退,美国千方百计稳定局势,采取任何报复性行动,其打击军事,将与谋求停火作为第一要务。而在此过程中,美与及盟友的关系都承受了相当的压力。[94]

  “外岛”兵力的。蒋介石虽然迫于形势并鉴于核武器下小岛驻军多则风险愈大的考虑,原则上同意削减沿海岛屿驻军,但丝毫没有要降低“外岛”地位的想法。在与杜勒斯会谈时,蒋介石表示,削减沿海岛屿驻军首先应是在停火状态之下。同时,蒋介石提出一系列加强沿海岛屿防务的和要求,包括要求从速运来二四〇榴砲与八吋加农砲以加强金门炮火战力等。并“参谋总长”王叔铭,金门减员最多以一个步兵师为限,且须在金门其他步兵部队战力充实之后,方能实施,在此之前应保持机密。[95]蒋在发表公报时即立意曲意迎合,无心真正实施,其想法暗合了彭德怀之再告书中“要摆脱是容易的”提法。其后,蒋介石确实没有真正放弃,不断地在此问题上与美国较劲;在联合国代表权之事上亦秉承“不两立”立场。两岸在一个中国问题上的一致与默契,使美国事实上或上“”的想法始终无机可施。

  “更为重要的是要在中国促进热情的大爆发”。(Chen Jian, Mao s China and the Cold War. Chapel Hill: 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 Press, 2001, pp. 172-175。)牛军认为,给鼓劲和支援中东阿拉伯人民的民族解放运动是决定炮击金门主要目的的观点虽然具有性,但如果了解了解放军的战略计划和1955年春季以后持续不断的军事准备,最有可能的是,决定炮击金门的主要目的仍然是通过军事行动,向前推动统一战略。(牛军:《三次海峡军事斗争决策研究》,《中国社会科学》2004年第5期,第47页。)本文倾向于后一观点,但认为中美会谈的僵局、热潮的推动亦是共同推动的因素,中东局势等亦为有利国际背景。

  24日,艾森豪威尔向递交“授权总统使用武装部队协防台澎有关地区案”(又称《决议案》、《福摩萨提案》),要求授权总统在必要时武装部队确保台澎安全。

  [⑨]《美国国务院声明》,陶文钊主编:《美国对华政策文件集(1949-1972

  [28]李春玲:《华沙会谈与中美对第二次海峡危机的处理》,《史学月刊》2005

  1958年为例》,《湖南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2007年第4期,第115页。

  [35]《对人民是巨大鼓舞 对敌人是严重打击 全国各省市人民热烈欢呼和中苏会谈公报》,《》1958

  [62]《金门战的胜利》,秦孝仪:《先总统蒋公思想言论总集》,卷39

  [64]《杜勒斯记者招待会谈话摘录》,陶文钊主编:《美国对华政策文件集(1949-1972

  [65]《蒋介石对记者的谈话》,陶文钊主编:《美国对华政策文件集(1949-1972

  [84]李春玲:《华沙会谈与中美对第二次海峡危机的处理》,《史学月刊》2005

  ”烟幕美国制造“”》,《》1958年10月25日,第5版。

  [90]《我国认为中美会谈不应该继续中断下去》,《》1958

  [92]美国对海峡危机发展判断第二号,张世瑛、萧李居编:《》(二),“

  [93]参见沈志华:《炮击金门:苏联的应对与中苏分歧》,《历史教学问题》2010